小说专区
暴力虐待
学生校园
玄幻仙侠
明星偶像
生活都市
不伦恋情
经验故事
科学幻想
图片专区
唯美清纯
网友自拍
亚洲性爱
欧美激情
露出偷窥
高跟丝袜
卡通漫画
Gif动图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永久sxy001.xyz

小弟家住偏僻的乡下,为了念当地的明星高中(自以为的),每天都必须搭一个小时的车去上学,早上五点多搭上车时根本都还是睡眼惺忪。某一个冬天早上,我上车后立马找到了好位置,準备闭上眼睛时,一个女中的学生把书包丢在我对麵:「ㄟ,我坐你对麵。
「OK啊,随便你」我心想,然后点了点头,继续睡去。
后来就因此常跟她一起搭车时聊天~后来我开始住宿以后,每个星期才会遇见
她一次。那时候其实也很虚荣,朋友都很好奇为什幺我可以跟一个女中的学生
一起搭车聊天~而且她早上都还会帮我带一份早餐(她家开早餐店),反正我也
乐的沉浸在这种被误会是有女生缘的错觉里。

忘了介绍她。她是当地某一所女中的学生,大我一届,皮肤白皙~马尾~约168公分~平时穿着製服~看起来就是位白皙有气质的女孩儿。直到某一天,学姐因为跟家里吵架,当晚放学后负气地跑来我的租屋处说要借宿一晚。那天她盥洗完后换上轻便的衣服,我才知道她的身材其实还蛮厉害的。我真的很君(ㄅㄞˊ)子(ㄔ),让她睡床,然后我睡地上。

学姐毕业后,我还是跟她在手机上还是维持着简讯的联络。她没有继续升学,而是先去工作。我大学学测结束那天,学姊说她工作有些积蓄了,刚好我也考完大考,说要请我吃个饭,慰劳我準备考试的辛苦。她在简讯的尾端还说了:「如果吃晚比较晚的话你就睡我这吧,反正我一个人住而已,无妨。」

「如果吃晚比较晚的话你就睡我这吧,反正我一个人住而已,无妨。」
「如果吃晚比较晚的话你就睡我这吧,反正我一个人住而已,无妨。」
「如果吃晚比较晚的话你就睡我这吧,反正我一个人住而已,无妨。」
天知道这句话在我当时的脑海里转了几万圈!日也转、晚也转。
如果这不是诱惑,那什幺才是诱惑?!
同班的男生一致认为这是个不单纯的邀约,要我作好準备。
而一向听话乖巧的我,当然也就去赴约了,带着两个跟老爸偷来的保险套。

那个晚上,学姊请我去吃了火锅。相当食之无味的一餐,因为我在内心跟自己打架。看着学姊的脸,我觉得我自己好差劲,居然幻想着学姊是在诱惑我,烂透了!人家一工作赚钱,马上就想到要请我吃饭。想到这里我就好汗颜。于是我下定决心吃饱后就请她带我去车站,我要搭车回租屋处。我真的下定了决心!

「ㄟ,陪我看电影好不好?看完再走…」学姊吃完火锅后这样对我说。
「这样不会太晚吗?」我看了看手錶,看完电影至少也要十一点了。在乡下,十一点差不多也就是只剩下街灯还醒着的时候了。
「不会啦,应该还有车吧?陪我嘛~~~」学姐有点撒娇的说。
「好…好吧。」于是跟她骑机车到电影院的路上,我又开始乱想了。这不就是分明要我住在她家吗????这个幻想直到学姊选了电影后,我又觉得应该是误判。我们两个坐在空无一人的电影院里,看着就算不用钱我也不会去看的成龙的科幻片「燕尾服」(可以开始推算我的年代了)
两个小时左右的电影,我们安静地…安静地…给她这样规规矩矩地看完了,我看到差点睡着。
终于结束了乏味的电影后,学姊终于满足地载我到了车站。到车站的时候,车站的铁门缓缓地放了下来…这真的是我这辈子第一次看到车站铁门给我放了下来。就在我傻眼之际,学姐说话了。
「那住我那吧」学姊眨了个眼,吐了吐舌头。大概就只差没讲出「啾咪」了。

到了她的住处后,她住的是小小的套房,其实我还蛮紧张的。平常跟朋友嘴砲很厉害,真正到了女孩子的房间后,真的真的很害羞,连床都不敢坐,而是坐在地板上。
学姊在洗澡的时候,虽然房间电视声音很大,但哗啦啦的淋浴声佐以从门缝底下冒出来的热蒸汽,我居然给他起了生理反应….。害我只好赶快转台到国片的鬼片~免得学姊出来后我无法起身见人。好不容易学姐洗好了,换我进去洗澡。
乖乖不得了。

我在浴室撞见了学姊的内衣与内裤,虽然从小我在家就专职晾衣服,但看到其他女生的贴身衣物,我整个快爆炸了。那是整套苹果绿蕾丝内衣裤,而从内衣的罩杯就可想见学姊的Size有多惊人…这时候我真的受不了了,看着学姊的贴身衣物~在满脑子的幻想中狠狠地打了两枪!
「嗯!这样也好,至少出去之后不会做乱。」我给自己一个合理的理由。

当然,事情不是像傻子想的那样。而我就是那个傻子。
那个晚上,我还是自愿睡地上。只是睡到了半夜,我居然听到了类似水声的声音。那声音很奇特、不是浴室的水声。间断间断,而且好像是从床上传过来的…然后伴随着学姊闷哼的声音。
「靠杯!到底是要怎幺办啦?」我慌了!完全地乱了阵脚!如果在这装傻岂不真的是个傻子?如果贸然上床,学姐只是在挖喉咙而闷哼呢(这啥?)
但事情总是会有自己的发展,就在我闭着眼睛犹豫时,我的被子被掀开了…一阵女生特有的清香窜进了被子里…

「学弟,你睡着了吗?」真的很没礼貌!学姊钻进被子后,在我的耳边轻轻地这样说。
「恩…有一点点。」我实在不知道该回答什幺。
「好阿,那你先睡」正当我既失望却又鬆一口气之际,学姐又开口了。
「那我可以靠你近一点点睡吗?」她问假的。因为我还没回答,她已经把脸转向我,然后一只手环抱我的腰。
事情至此再也没有转圜的余地了,学姊吻了我的唇,而已经爆炸的我当然也回应了她。我的双手轻轻地触摸她的胸部,God!我的手整个无法掌握,而且学姐根本没有穿内衣…涉世未深的我在那当下差点就因刺激过度而晕倒。但学姊更扯,她将手直接伸进了我的篮球裤、四角裤,轻轻地抚摸我的弟弟…非常诚实反映的弟弟。
「你不会生气吧?」学姐又露出了那该死的甜甜的笑。
「不…不会」但我怕这样多玩几次,我会惊吓到生病。
学姊的抚摸从她的手掌心传递了温温的掌温,然后从抚摸变成握住我的弟弟,开始快速的套弄。由于刚刚已经偷偷打过枪,所以也不太容易被弄出来。学姊开始有些娇喘、而她的香气也和着汗水的味道传到了我的鼻子。
不知道到底过了多久~不才的小弟就这样给他缴械了…。这大概就是高中男生的天赋异稟,明明两个小时前才打了两枪,没想到还是能够射出个莫名其妙的液体。
我记得学姊握着我的弟弟,和着湿热黏腻的精液,好一会儿之后才起身去洗手。
那个晚上我们一直抱着睡到天亮。

至于跟学姊之后的状况,等我有空再继续分享。今天可是可怕的论文口试,要来去补眠一下。
有幸在板上看到有位大大分享了一篇和女孩去垦丁的文章让我有了共鸣,我和学姊也去过垦丁,不是刻意去的,是因为我们两个的家都离垦丁很近,骑个机车半小时就到了。到台北工作以后,才知道原来垦丁的海如此吸引过着忙碌与喧嚣生活的都市人,以前我都觉得那是看到不想看的景色。我跟学姊也去过垦丁,骑着我刚买的摩托车。
学测放榜后,我推甄上中部的国立大学,意味着我得继续过着离家的生活。
「要不要去垦丁玩?你载我。」学姊的简讯很像以字计费,总是精简扼要。
于是在我大学开学的前两週,我和她一起去垦丁玩水~逛大街。由于我们的家距离垦丁实在很近,所以路上也没什幺特别的事情,顶多就是偶而开玩笑时,她会夸张地笑到整个人趴在我背上。然后我会不小心有些生理反应。

「肖年ㄟ,要不要住民宿?还有空房啦!」一到垦丁的大街上,立刻有小蜜蜂骑着车跟上来。
「ㄟ,不用,我们家距离这里很…」我直接回答。
「好啊,带我们去看看。」又来了!学姊每次都没有商量好就自己做决定。
「又没关係~去看看嘛~」可恶!又是一贯的甜死人的撒娇。
「喔。」我知道再讲啥也没用,反正她都是自己决定好的。
果不出我所料,就在看完房间后,学姊立即就答应了老闆,于是当下立刻就变成了两天一夜的行程了。还好,非假日时房间便宜又大碗,而且是两张单人床。

可能第一篇写得太粗略,我和学姊的互动看起来像是豔遇,但我跟她认识的时间其实不短。我还记得跟她一起搭车通勤时,有时候因为放学时太拥挤,我跟她手拉着拉环,两人几乎是身体贴在一起。常常当她把手举起来抓着拉环时,我从袖子的缝隙就可以看到她当天内衣的颜色、以及罩杯之外丰满的半球乳房。她应该是知道的,却也没有说什幺,有时候车上太拥挤时,她还会主动地往我身上靠。高二开始我搬到外麵住之后,有时放学后她会翘掉补习班的课,然后一起去吃个小吃~逛个街,她才搭火车回去。但她一直都没有交男友,我也没有交女友,而我们两个~也从没问过彼此是不是在交往,甚至也会跟对方分享最近觉得哪个异性还不赖。

那个晚上,我跟小梦(学姊的暱称,当然是化名啦)一起在垦丁逛大街。说实在的,垦丁对我两一点新鲜感都没有,只是没跟彼此去逛过。小梦在南洋小吃外的小摊子看到一个鲜艳的皮手环,开心地拿起来试戴后就决定买了。结帐后,她像个小女孩似的,开心地戴在手腕上,举起手向我炫耀,为了仔细看~于是我就抓了她的手过来看~。然后我们索性就这样牵手逛了整个晚上。我其实是很虚荣的,牵着她的手逛街,我觉得很有麵子。那天学姊穿着很短的海滩裤、宽鬆的短T,露出了修长白皙的双腿、偏低的领口让丰满的乳房露出了一道深邃的乳沟。走在路上,我可以感觉到路过的人都会多看她几眼。偶尔放开手后,学姊就会继续挽着我的手。

我们在南湾的沙滩上坐着聊天看星星,直到小酒吧的音乐停止了、沙滩愈来愈安静之后,我们才回民宿去休息。我们两个坐在地板上,背靠着床垫看电视,一台转过一台、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我也忘了是因为什幺,但我记得这次是我主动转过头吻了小梦的唇,一方麵是真的很想念上次在她房间接吻的感觉、一方麵则是想恶作剧、顺便报一箭之仇(请参考每个男孩都该拥有一段「高中学姊」的美丽回忆)。

她当时顿了一下,好像有点愣住。


「哼!看妳有多大胆!」我在心里幸灾乐祸。





我输了。






她愣了几秒之后,将整个脸迎了上来,紧紧地吻住了我的双唇。突如其来的动作完全出乎我的意料,然后紧张的我本来要将脸往后撤,没想到她一只手环住了我的脖子、然后慢慢地将整个身体倾躺在我的身上。又是那道熟悉的味道、轻轻地、淡淡的香气,从小梦的身上飘散过来,拂过我身上的每一个细胞。渗进鼻腔的香气彷彿有股魔力,促使我开始认真地轻吻小梦的双唇,轻轻地咬、用舌尖轻压、然后将舌头探进她的唇间。在她探出舌头回应我的那剎那,我的身体因为承受不住她躺过来的重量而躺倒在地上。小梦压在我上方,闭着眼睛继续和我接吻,但压在我身上的她,一定感觉到我下半身异军突起的异物。我将她轻轻地移动到我的侧边,然后将手伸进她的上衣里,轻抚她的背、然后是她的腰、慢慢地移动到了平坦的小腹。手掌在小腹轻绕时,小指头彷彿触碰到了她下体的阴毛,小梦似乎抖了一下,我将手掌往上移,碰触到了胸罩温热的钢圈。我怎可能满足于此呢?所以我试图把手掌伸进她的罩杯里,但实在太紧了,所以把手绕到她的背上解开他的釦子。

解开釦子…解开釦子…解开釦子….解了很久…….很久……很久….。

解不开!解不开!解不开!解不开!解不开!解不开!解不开!解不开!解不开!解不开!解不开!解不开!解不开!解不开!解不开!解不开!解不开!解不开!解不开!解不开!解不开!解不开!解不开!解不开!解不开!解不开!

「干!平时都不练,糗大了吧现在?」、「男校怎幺可以都没有教学生怎幺解开女生釦子的技巧呢?!」我的心里像是夹杂着极度悔恨与对这个学习环境的咒骂!平常学的东西一点都不实用!

当我还在上演内心戏的时候,小梦已经将手伸子后麵「喀」的一声,解开了自己的内衣釦子,然后….她起身坐在地上,在我的麵前,将宽鬆的上衣直接褪掉,连带着内衣一起,那瞬间,小梦也把绑了整天的马尾放了下来。在我麵前,是一幅再美不过的画麵了,我有些不敢相信。但那的确就是学姊,那个我们一起通勤、翘课、甚至曾经有过一些亲密接触的女孩。而在我麵前的我不再是穿着製服的她,白晰而高挺的乳房就在我前麵晃动。我也起身继续亲吻她,而手则是热切地抚摸她的乳房,然后双唇慢慢地往下、往下….往下….经过了脖子、锁骨,然后来到了她的胸部。我用舌头轻轻地在她的乳房上亲吻着,然后耳边传来了学姊轻声的闷哼、伴随着她胸前渐渐明显的起伏。我闭上眼睛慢慢地吻她,鼻子则是贪婪地继续嗅着她身上独有的淡香。

学姊轻轻地用手将我的头推开,我看到她脸上泛过一抹短短的微笑、调皮地伸了伸舌头。

完蛋了,每次看到这股微笑就代表她又想到了什幺。

她把手往下,褪掉了我的海滩裤、四角裤…然后轻轻地抚摸那个已经不需要再有任何暖身的弟弟,轻轻地…慢慢地,抚摸着每一个细节。时而指腹、时而整个手掌贴附着爱抚。

「可以吗?」她问了一下,当然又是问假的。在我还没反应过来前,她已经将脸凑近了我的下体…



「停!!!!!!!!!」我大喊!!!!!!!!!!!!!!!!!!



小梦好像吓了一跳,愣愣地看着我。
「那…那个,逛了一整天,流很多汗,会..很…很臭ㄟ。」我真的真的很不好意思。
「嗬嗬,那一起去洗个澡好吗?」又是那道甜死人不偿命的语气。
我们一起进了浴室,这次换我调皮地将她的内裤脱了下来,我看到小梦泛红的双颊、甜甜的,真的好可爱。第一次,我完完整整地看到了小梦的裸体。将近168公分的身高、白皙无瑕的肌肤、紧实小巧的臀部与丰满的乳房。但我突然害羞地转了过去,毕竟长大以后,我还真的没有让别人看过自己光着身体的样子、而且还是…勃起的状态。我们说好各洗各的,然后再回到房间。过程中当然我有转过头去偷看了她几眼,但她则是老老实实地背对着我洗澡。

「我好低级喔。」我暗地里骂了自己一下。

就在我準备穿上内裤时,小梦突然轻轻地抓住了我的手。

「嘿,别想逃…」小梦轻轻地蹲了下来。

吼!很烦!我就知道不是像我想的这幺单纯,又是那个鬼灵精的微笑,和着泛红的脸颊。

小梦在我麵前跪在地板上,然后用手扶起了我的弟弟,伸出了舌头,轻轻地开始轻吻、然后慢慢地、整个弟弟慢慢地消失在她的嘴里…小梦闭着眼睛,很专心很专心,我可以感受到弟弟在她嘴巴里被舌根转动着,前前后后、深深浅浅。安静的浴室里充斥着学姊的口水与弟弟翻搅的声音。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体验被口交的感觉,酥酥麻麻的,过了一下子,不知道是浴室气温太闷热,还是血压真的太高,我开始觉得有些晕晕的、双脚发软,只好先请她停住。

擦乾身体走出浴室后,都还没走到床边,我已经从后麵抱着她,而整麵镜子的墙壁则是诚实地照映出两条赤裸裸的身子。小梦将我覆盖在乳房上的手轻轻地往下移,直到那片黑森林时,再怎幺迟钝的我都知道不需要再被指示了。我将手指头探到她的私处,手指立刻就沾满了黏滑的液体。慢慢地抚摸与按压,我可以感觉到渗出的黏液愈来愈多,而随着小梦愈来愈大声的喘息,我的整个手掌也几乎都被沾湿了。学姊稍微移动了一下,将身子稍稍前倾、双手扶在前方的柜子上,她的私处完完全全地暴露在我的麵前,透过鹅黄色的灯光照射,沾附在私处的液体有些因反光而发亮。小梦将手穿过她的两腿之间,握着我的弟弟轻轻地往她的私处接合(乖~在这过程中有先带好套套了,只是懒得写)。我稍一用力,已经硬挺许久的弟弟慢慢地放进学姊的体内。那是很难忘的经验,因为透过镜子,我看到自己从后麵抱着整个脸颊已经潮红的学姊,慢慢地动、然后看到学姊闭着眼睛、发出阵阵地喘息声。
我扶着小梦的腰(真的是腰,而不是某位英勇的打龙英雄说的马鞍带)从轻轻地抽送、加快速度,到用力地推撞。对我而言,其实最满足的不是私处的接合,而是看到小梦跟自己如此亲密的接触、并且听到她的娇喘声、手掌间碰触到她逐渐分泌的汗滴,以及整个小腹及私处的地方因为小梦的液体而潮湿与黏腻。

每一次的推进,都看见镜子里学姊乳房的晃动、都听见学姊娇柔的叫声。

我射了,完完整整将自己这个晚上对学姊的慾望宣洩出来。抱着学姊,感受到她身体的颤抖。跟版上的大大比起来,我从没觉得自己凶猛或内行、也不知道学姊到底有没有「被满足」?但我只是很想要安安静静地抱着她、轻轻地整理她微湿的髮梢和擦擦她背上的汗滴。那天晚上,再度沖了个澡后,我和她又走出民宿,到垦丁大街上的小七买饮料喝,然后坐在门口外的椅子上吹着晚风聊天。
再次回到民宿已经是淩晨三四点了。两张单人床根本就没用,一来是因为战场根本不在床上,二来是再度回到房间后,学姊命令我将床推在一起。然后整个晚上我们只睡在其中一张单人床上…。

这是我们那次去垦丁玩的大概情形,但我实在没力气再分享为啥「众人喧哗中的孤独」里会提到学姊了。祝福大家有个美好的週末。Good night。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月排行榜最新网址发布>>永久sxy001.xyz
图片小说推荐排行榜最新网址发布>>永久sxy001.xyz